今年春节,你回家过年吗?
2018-01-12 14:00:24

    过年回家(本报资料照片)

    春节,回家,团圆,牵动着千万中国人的心。这个春节,你回家吗?

    

近乡情更怯

    春节莫恐归

    “不是不想回家,是不敢回家,人情往来实在太重了!”不少在外务工经商的游子叫苦道。

    曹先生是土生土长的萧山人,但现在待在萧山的日子,一年加起来也不会超过20天。几年前,大学刚毕业的他毅然背起了行囊,跟着大伯一起到南非经商。“人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以前每年过年他都会提前一个月订好机票,赶着回家吃那顿热腾腾的年夜饭。但是,今年他竟然有些犹豫了,“今年整体情况不太好,有几笔账还没收回来,只能算保本。去年回家过年,各种请客吃饭送礼,花了将近十万。人情费太贵,所以有点害怕回家。”

    春节前后,是萧山操办酒席的高峰时期。现在的礼金日益看涨,最少也要六百元起步了,多则上千,有的甚至过万,让人苦不堪言。游子们面对亲友和乡邻举办的酒宴,虽然心中反感,但还得按照“老规矩”,打肿脸充胖子送上一份礼金。除了结婚礼金,还有小孩子的红包。“两三年前,还只要包个一两百元,现在萧山的行情已经远远不够了。亲朋好友加起来十几个孩子,真的有点吃不消。”其实,人情消费也是“坚持自愿原则”的,你可以给一百元的礼金,也可以给两百元的礼金。何必非得用“厚重的礼金”“出手的大方”来展示自己“混得不错”?面子心理,成了很多游子“春节不敢回家”的主要原因。

    全面二孩开放以来,对于不少家庭来说,有机会要“二娃”着实是件高兴的事。然而,继“催相亲”“逼婚”之后,“催生二孩”成为一些年轻人回家时遇到的新烦恼。家住开元加州阳光小区的赵先生今年三十二岁,已经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苦笑道,每次回靖江农村过年,他的耳根就不再清净,总是被父母、亲友各种念叨,催促了无数遍“生二孩”。

    尽管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忧”,但故土总有你最难割舍的牵挂,父母也总有你回家看看的盼望。三百六十日云终,故乡怎与异乡同?曾以为“行万里路”,趁年轻要把风景看遍,却未曾想,最美的风景在故乡、最爱的亲人在身旁。怕,是爱深情切的愁绪;爱,是呼啸千里的不渝;家,是魂牵梦萦的根脉;年,是久别重逢的团聚。

回家是一种信仰

    挡不住的团圆路

    有人不敢回家,有人却把回家当做是一种信仰。路再远,也挡不住回家的脚步;车再挤,也挤不走回家的急迫。或坐、或卧、或飞、或站、或跑……无论用何种方式,一定要回家。

    在萧山造房子的张师傅,今年想乘高铁回家,那样不仅能舒服坐一程,回家时间也能成倍缩短。但去兰州二等座828元左右的价格,还是让他感觉吃不消,“这等于我几天的活儿白干。”转而他又说,如果过年实在没票,高铁也得坐。

    “我们大家族、小家庭的团聚,都寄托在过年。”已在外务工多年的张师傅说,外出者对年有一种特殊的情结。期间他曾到福建、山西等多地干活,却从没有在外过年的经历。

    “我老家是丽水的,在萧山工作了十多年,今年5月份好不容易摇到号,刚买了新车,打算直接开回家。买辆新车回家过年一方面是图个面子,最主要的是开车回家是出门上车到家下车,冻不着累不着,三个小时左右就到家了,妥帖。”王先生坦言,自驾回家,每一脚油门都是在向家靠近,这感觉最能抚慰回家的急切心情。

    为了平摊一些油钱和过路费,王先生还特别找了老乡一起“拼车”回家。“我们一起住在所前,到杭州东站也不是很方便。上次聚餐的时候,就说起一起拼车回家,路上也多个伴。他老家离我们家也就十几公里的路程。”王先生说,拼的已经不是钱,是一份乡情了。

来源:钱江晚报作者:王晨晨

头条新闻
热门新闻
图片资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