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城融合”出现城市协同经济发展趋势
2013-8-13 16:18:54

投资向创新导向阶段转型

      “产城融合”出现城市协同经济发展趋势

      文/吴一兆 图/郑体兵 顾一进

      上世纪九十年代,竞争战略理论奠基人,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从国际竞争角度出发,根据不同地区的竞争优势来源和经济发展状况,把地区经济发展分为四个阶段:要素导向阶段、投资导向阶段、创新导向阶段和富裕导向阶段。

      波特的理论一经提出,立刻在学界引发极大反响。他不光弥补了古典经济学对经济发展阶段划分的局限性,更将地区发展战略和国际经贸竞争紧密联系起来,揭示出全球化背景下地区经济持续保持繁荣的力量源泉,为制定“有竞争力”的区域发展战略提供了理论基础。

      中央政府新近提出的“创新驱动”战略即脱胎于波特的这套理论。在开发区成立20周年之际,不妨让我们从迈克尔•波特的视角出发,回头看看开发区一路蹒跚留下的足迹,想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又要往哪里去。

      从产到城:波特理论框架下的下沙二十年发展史

      下沙原本是片从钱塘江滩涂上围垦出来的盐碱地。上世纪80年代末,除了国营农场和军区用地,大部分土地还是一片荒芜,常住人口不足2万。先天缺陷的土地,地广人稀的境况像两只拦路虎,阻断了下沙实现初步发展的途径。


90年前下沙的沙石路


1993年开发区二期开工


下沙道路拓宽前

 

      根据波特的理论,要素导向阶段是地区经济发展的最初阶段,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现状都处在这个阶段。他们大多依靠当地的自然资源,环境优势和廉价劳动力发展技术含量低、劳动力需求量大的原材料生产加工业。显然,先天不足的下沙,无法出卖资源,也没有劳动力。人们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时机到来——一个直接跨入下一个发展阶段门槛的机会。

      1992年5月,酝酿了2年的钱江外商台商投资区正式落户下沙。短短8个月,投资区5平方公里核心区块就完成了“三通一平”工程,迅速实现从国营农场到现代经济园区的转变。1993年6月,投资区正式更名为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下沙跑步进入了投资导向阶段。

      “完善道路、水、电等城市基础配套设施建设是政府工作的重要内容。”波特认为,在这个阶段,政府只有通过规划构建完善的城市增长支持体系,才能有效确保土地换资本目标的实现。

      从1994年中到2000年,是开发区起飞的阶段。期间开发区工作人员想方设法破解土地、资金和招商三大难题。可口可乐、康师傅、松下、西门子等众多国际企业巨头都在下沙建立制造基地。2000年开发区的工业性税收猛增,终于扭转了以土地出让款带动开发建设的尴尬局面。

      这样的发展过程完全符合波特对投资导向阶段地区经济发展的描述:这些地区通常会优先发展资本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的标准化制造业,这些产业技术来源广,规模效益强,能在短时间内为地方经济发展积聚起巨大能量。

      2001年10月,下沙高教园区首批5所院校正式投入使用。开发区开始为向下一个发展阶段——创新导向阶段靠拢做起准备。据有关部门统计,每年有近5000名在下沙毕业的大学生会留在下沙继续发展,为开发区企业带去新活力。“技术的传承、改良和创新是一个地区突破投资导向阶段向创新导向阶段迈进的关键。”波特相信,高素质的人才无疑是创新的动力源泉。

      2002年,市政府提出开发区要实现由“建区”到“造城”的转型。正是这一战略性发展方向调整,让开发区走上了“产城融合”之路。头格、七格、智格等15个原住民聚居村逐步转型成社区,所有居民都被社会保障体系覆盖,绝大部分人都在开发区日新月异的商贸服务业中找到了新出路。

      2003年,随着高教园区的整体落成,本地开发商捷足先登,在高教园版块投资建设一批新社区。2007年,开发区常住人口突破30万,增长势头依然强劲。国内知名房产大鳄纷纷把进驻杭州的第一站选在了下沙,沿江版块的新兴社区一个接一个得出现,至今已有14个之多。

      2010年,开发区“南产北城”的格局已基本形成。6号大街和1号大街就像一横一纵两条基准轴把开发区分成3大功能区块。6号大街南面,除了东端的老社区和西端的沿江居住区,大部分土地被大型制造企业占据。6号大街北面,以1号大街为界,东侧是规划建设中的金沙湖核心商贸住宅区,西侧是大学云集的高教园区。

      截止今年5月,开发区实有可用于经营建设的46000多亩土地中,已建成和规划在建的项目共占地38000多亩,约占可用土地总量的83%。如果用已建设用地面积与可建设用地面积的比值来表示土地资源的稀缺性。当比值小于30%时,发展几乎不受土地要素制约,随着城市建设的展开,这个比值会越来越大,土地要素对发展形成的压力也随之增强。当比值突破80%时,发展就进入了刚性约束阶段。

      投资导向阶段向创新导向阶段转型

      要素稀缺是地区经济发展进入投资导向阶段末期的标志,波特认为,这时土地、资源、环境和地区经济发展间的矛盾已经变得不可调和。地区经济发展模式必须从原来的增加要素投入向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转变,通过创新实现经济内涵式增长。地区经济发展也将随之进入创新导向阶段。


孵化器大楼

      今年,开发区提出打造“两港八园”实现“三大转型”的总体战略部署,迈开了向创新导向阶段进发的脚步。“八园”中的产学研创新示范园、新加坡科技园、高新产业园和江东创新产业园是未来开发区创新驱动,实现产业升级的核心;总部湾基地、金沙湖中央商务区如同两道标杆,引领开发区未来的发展方向;江东汽车产业园和现代物流集聚区则是开发区产业链经济协同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实现产业、城市、社会三大转型是开发区“产城融合”进一步深化的实现路径。

      创新导向阶段是国家或地区能否进入发达阵营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波特认为,在创新导向阶段,企业除了不断进行原有技术改良,还要具备突破性的创新能力。产品的开发、制造、营销流程日趋精致。同时,地区内的产业链变得完善,产业发展的协同性增强。政府在此阶段应减少对产业发展的干预,注重发展环境的打造,激励企业创新。

      “产城融合”要解决的产与城的比例问题

      开发区追求的“产城融合”和波特所说的“地区经济持久繁荣”互为表里,有异曲同工之处。怎样才算是“产城融合”?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觉得,城镇化率和工业化率虽然分别属于经济学和人口学范畴,可两者的比例却能比较直观地反映一个地区“产城融合”的程度。


建设中的开发区新城

      2010年,中国的城镇化率是51%,工业化率则为47%。两者比例将近1:1。同年,世界银行统计的数据显示,全球平均城市化率为51%,而工业化率为26%,两者比数接近2:1。许多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都远高于他们的工业化率。美国、英国、法国的比例超过4:1;德国、日本的比例在2.5:1左右。与中国同属“金砖五国”的巴西、俄罗斯、南非和印度,城市化率/工业化率的比值也分别达到3:1、2:1、1.4:1和1.2:1,都比中国高。

      “中国的工业化超前,城镇化滞后。”周其仁认为,只有大力推进城镇化,提高城镇化率与工业化率的比例,中国城市“产城融合”的程度才会提高。同时,还应该注重技术创新、环境友好的高端产业的发展,保持工业化率稳步提升,为城市发展提供强大的产业支撑和经济支持,避免城市“空心化”,出现失业、贫困、衰败等城市病。

      协同经济发展推动“产城融合”

      如果说,“产城融合”中工业化转型的主力军是企业的话,推动城镇化进程是否理应成为政府的职责?在逐步进入创新导向阶段的下沙,现实已经向我们展现了发展协同经济的趋势,即使从字面上理解,产,和城的融合,关键在于政府街道企业社会等多方面的经济实体协同参与,才能真正达成目标,产城融合的模式探究也将从此展开。


开发区广场夜景

      2009年,九阳股份有限公司在金沙湖西岸拿下了30亩土地。原本准备建造公司总部大楼。受金沙湖中央商务区的规划影响,九阳的总部大楼建设规划变成了新型的双子楼形式,一座将被开发成高端酒店式公寓,另一座则是甲级写字楼。九阳方面表示,因为看好商务区的发展前景,大楼建成后,公司只占用写字楼的一部分,其他全部用于商业化运作,配合区域协同经济发展需要。

      2012年5月,下沙街道和银泰百货集团达成合作协议,共同出资在中沙社区的25亩留用地上建造一座银泰百货大楼。“引进银泰百货是为了填补区块内的中高端商业空白。”项目负责人说,随着金沙湖区块的发展,银泰百货不仅是附近居民的购物首选地,下沙周边的居民也能享受到商场带来的便利。

      2013年5月,沿江居住区内唯一的城市综合体东东城一开门营业就吸引了大批居民光顾,每天客流量超过4000人次。东东城负责人表示,随着综合体内酒店,影院,餐馆陆续开业,东东城将成为区块内名副其实的商业核心。

      显而易见,企业、街道、开发商,都是社会资本中的主力军,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考虑到开发区整体转型升级的需要,补足区域协同经济中的空白,成为推动“产城融合”的强大力量。


新兴社区

      “政府在此阶段扮演的角色不同于前两个阶段。”波特认为,在创新导向阶段,政府应该引导各类投资者开展有助地区经济持久繁荣的城市建设和城市功能拓展,而非亲力亲为得进行细致的城市规划。

      正如波特所言,引导企业、社区等各种社会力量参与发展区域协同经济,是世界上很多老牌大都市转型升级时选择的发展路径。巴西库里蒂巴、美国芝加哥、西班牙巴塞罗那等城市都通过这条道路实现了各自的崛起和复兴。正如库里蒂巴市长勒纳所说,“建立一套机制,使密度、规模与协同经济表现活跃,是每个城市的基本任务。”这种机制能将有效的权力融为一体,具备长期解决问题的能力,帮助城市达成战略目标。


 

头条新闻
热门新闻
图片资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