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的理念是“可实现性”
2013-7-17 16:11:12

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的理念是“可实现性”

      横风警报系统 用APP养护植物 山地灾害救护包

      与社会生活有关的设计将会对未来做出一些改变

      文/沈昕 图/郑体兵


孔伟杰和他的毕业设计——横风警报系统

      孔伟杰:横风警报系统

      为了做毕业设计,孔伟杰成了追风少年。像是一个励志故事的主角,总有新一轮的挑战在前方等待着他。

      为了给出准确的数据,孔伟杰开始了追风之旅。他要寻找9级风。都说江边风大,他跑到了钱塘江边。拿着测风仪在江边测了一上午,最高只有5级风。失望而归的孔伟杰,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脑中不断思考着去哪里找风,这时,窗口的风迎面扑过来,吹得窗帘布哗啦啦拍打窗子。他突然有灵感了!他可以去追风!

      私家车打开天窗,高速行驶时就能获得足够的风速,9级风甚至10级风都能测到。这样,孔伟杰终于测到了7级风和9级风会让发电机产生多大电压。

      孔伟杰的毕业设计,叫做横风警报灯。横风是指从车辆侧面方向的来风,汽车从隧道驶出的瞬间,或驶向风力贯穿的桥梁、高路堤等路段时,往往会突然遭到强横风的袭击。

      大型客车、帆布篷货车等箱形车遭遇横风时,因为车辆的整体重心较高,侧向面积较大,很容易发生侧翻;而重量轻的小汽车,也容易受到横风的影响,偏离车道。因此经常会发生因横风而起的车祸。

      家在舟山的孔伟杰,小时候从过海隧道出来时,骑的自行车会“啪”一下撞到路基上,边上的三轮车和货车也经常被吹偏。十年来他都没有意识到“注意横风”的牌子,直到考驾照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这是横风”,然后他发现,不止是海边,只要是从狭小路段开到宽阔路段,就可能有横风出现。像杭州湾跨海大桥,西北的连霍高速等都时而有横风造成车祸事故出现。

      他因此上了心。横风的情况,每天都是不一样的,今天没有,也许明天有,如果能够判断当天的横风大小,应该就能减少车祸了。

      孔伟杰了解到,如果风速达到12米每秒,也就是7级风,汽车就要减速行驶,如果风俗达到9级,就要停下来避风了。因此,他设计的横风警示灯也以7级风和9级风为两个分界点。

      他构思的警示灯十分巧妙,由扇叶,警示灯,包含发电机和控制芯片的实体部分组成一个“7”字形的产品,扇叶被风带动,即会转动,风力使得发电机发电,而芯片则控制警示灯的颜色,当风力超过7级时,会有一个恒定的电压会触发警示灯亮起来,发出黄色的光,而超过9级,则变为红色的光。

      这个设备依靠风能发电,不需要外接电源。

      起初设想的时候,孔伟杰觉得并不难。他先设计外观,幻想要做出一个“超炫”的设计,但随着内部实现,他开始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如何让这个设计真正能够做出来,可以应用,并且开始觉得高速公路上摆一个很炫的造型在那里,并不合适。

      问题一个接一个,孔伟杰说从没想过放弃,因为做工业设计,他并不是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他觉得,自己花心思努力做出来的东西,比一帆风顺的做出来的设计更有成就感。况且,每一次设计都是他扩充知识储备的好机会。

      一次毕业设计,让他感觉到“自己懂的太少了”。而正是这种体悟,让他不断地去挖掘,直到触到知识的矿藏。他用硬纸板做了很多手工模型,考虑空气动力学,要确保扇叶能够转起来。能转起来之后,就要考虑发电机的问题了,市面上的发电机并不适用孔伟杰的设计,他就去咨询老师,老师给出的建议是“自己拿线圈绕一个”。

      做起来当然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孔伟杰灵机一动,反接了一个家用电动机,把它改造成了发电机,顺利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孔伟杰的横风警示灯最终成型,他找过在其他专业领域的人提供意见,向他们学习必要的知识。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主任梁玲琳说,很多时候,工业设计需要多行业多领域的交叉,希望学生能够了解这些知识,可能不能那么深入,但平时的教学让他们知道碰到什么问题要怎样去深入,找哪些人。

      孔伟杰也觉得,在大学里每个角角落落都摸过,以后碰到问题该往哪个方向去寻求解决方法就会清楚。接下来去公司就不会无从着手。


叶晔设计的植物养护系统直接和手机APP相连

      叶晔:植物养护系统 Green style

      叶晔是抱着一盆兰花来接受采访的。

      拍照的时候,摄影师让叶晔把花挪开一点,叶晔才说“这盆花,是毕业设计的一个道具”。这时候,我们的视线自然关注到了花盆里插着的陶瓷的柱形体。那个就是叶晔的毕业设计。

      叶晔的妈妈爱养花,叶晔从小帮妈妈浇花,因为乱浇花浇死过很多。叶晔由此想要做一款设备,能够反映花木的状态和需求。开始的时候,他在设备上添加了一个指示灯,通过指示灯颜色来显示植物状态。

      但是直接探测植物对植物本身的伤害很大。叶晔改变思路,决定检测植物的生存环境,天冷加衣,渴了喝水,叶晔觉得养花和养人是共通的。他设计的设备,探测四个环境数据,空气温度,空气湿度,土壤湿度,光照强度,通过四个数据,来判断植物的生存状态。

      不同的植物对这四个条件有着不同的需求。吊兰对水分需求很大,而仙人掌则不然。叶晔觉得需要一个平台,他想到了如今被广泛使用的智能手机,他做了一个app,通过蓝牙连接,把设备采集的信息传递到手机上,而手机的app上事先储备了适合植物生存状态的数据,这样,当前检测植物的状态就能即刻显现出来。

      即使毕业设计已经完成,但是叶晔并没有放弃对这个作品的进一步优化和其他发展可能。叶晔目前连接app的这款作品,比较适应小资家庭使用。展示毕业设计的时候,很多人向叶晔提出建议,通过传感器多点布控,应用到园林花木维护、珍贵植物养护,可能更有市场。如果向这一方面发展,则叶晔要做的是一个终端设备。因为暂时只有一个监测设备一个处理设备,得到消息之后还需要一个执行设备,目前是人,如果真的要做一个很大的终端设备,就要考虑很多,浇水需要的滴灌设备,光照强度不合适时搬动花木需要的运输设备,而松土设备曾更加困难。

      叶晔在老师的指导下,仍然在思考着如何增强自己作品。

      叶晔的设计还面临一个难题:植物适合生长的环境的标准很难确定。他为此找养花的专业人士,测定他们觉得植物生长良好的状态时的数据,来制定一个植物生长适合环境的数据区间。每添加一种新的花木,他就要采集新的数据。

      但也许就是这些难题,在成就他,做出一个更好的作品。


毛振利设计的山地灾害救援包可快速变为担架

      毛振利:山地灾害救援包

      从五一二汶川地震以来,自然灾害应对日益受到重视。而作为一个工业设计系的学生,毛振利也想做出自己的努力。

      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发生后,往往交通阻断,第一匹救援物资只能以背包的形式进入,而救援的担架有时候就是就地取材,以木板床单等代替,这很容易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毛振利想到了把救援包和担架结合起来。

      他设计的救援包自带一个担架的骨架,即金属管,出于成本考虑,他采用了钢管结构,而实际应用中,轻便的铝合金想必更为实用。

      包体进行分类放置,分门别类放置药品,食物,水,绷带,氧气瓶等。背包参考了目前登山包的设计,一方面是考虑到救援人员的体力,另一方面考虑到物品取用的方便。

      救援包外置的担架骨架是可伸缩的,需要使用担架功能时,拉伸金属管,蒙上担架布,就可迅速变为担架形状,毛振利在担架头部设置了一个枕头状的小包,为了让伤者在恶劣      环境中能够稍微托起上半身。
自己采购面料做成的救援包从外表看上去很朴实,但毛振利想要实现的功能全部都在,他的想法在,想要为山地灾害做点什么的心意在。

      在梁玲琳看来,模型能够做到精致最好,但迫于资金等各方面问题,毕业设计的东西能够实现出来,学生能够投入进去了,就很很不错了,半年时间,从无到有,学生做出这样的作品。梁玲琳是为他们骄傲的。

      有创意,也要有可实现性,可推广性

      工业设计无处不在。一桌一椅,一车一船,日日呈现在眼前的东西反而会被忽视。然而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的学生们很清楚要把自己的想象力落点于何处,然后再一一建构。这必然是个十分美妙的过程。把只存在于自己脑海之中的东西,变为实物。而他们的毕业设计,就是如此。

      “乔布斯干的,就是我们干的。”面对别人的疑问,工业设计系的主任梁玲琳这样回答。

      人类时刻在追逐自己的想象力。浙理工的工业设计在强调学生作品创新性的同时,也强调作品的可实现性。

      学校对学生毕业作品的要求,是必须做出自己所设计的东西来,不是模型,而是样品。无论多么天马行空的想法,最后都要收拢成一线,化为实物。

      今年四月,浙江经信委十二个工业基地对接会在浙江理工大学举行,展会接纳了一千五百多人参展,来自全省三十八所高校的老师同学前来参加,十二个工业基地下的六十三所企业也参与了展会。

      这既是对接会,也是一次特别的毕业设计展。这场展会声势浩大,工业设计系的同学们一次次讲述展示自己设计的作品。展会之后,有不少企业找到学生,觉得作品可以进行商业推广。这是来自企业的肯定。

      梁玲琳说,学生做的方案,不是只有一张漂亮的图,而是有基本的技术,基本的结构,能够实现出来,然后考虑一个商业推广性,这是理工的特色。

      今年浙江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的学生共有118人。他们用自己的毕业作品印证了梁玲琳的这句话。

      学校的这种教学与培养人才的模式的改变,收效明显。理工学生参加国际工业设计大赛,每年都有获奖。在国内,这么多年以来,用人单位对理工工业设计系毕业学生的评价都很不错,觉得理工学生上手快,适应强。这与理工平常教学时就注意和行业产业接轨,强调可实现性分不开。“希望若干年后,有胆量说,在国际上也有点声誉。”

      有社会责任感的设计将有助于改变现状

      国内工业设计起步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步迟,发展落后于国外,到现在工业设计仍然被看做附加值。但比起过去,工业设计得到了更多重视和关注,有些企业已经想到用设计来改善整个企业发展的历程,或者未来的前景。在经历过经济危机后,处境艰难的OEM、外贸企业也觉得需要原创性的产品,从而开始寻求工业设计上的突破。形态上的原创竞争性不大,因而更多企业注重的是发明专利,加一个竞争壁垒。

      工业设计最早叫工业造型设计,在国内,工业设计起初是做外观的。这是梁玲琳大学毕业时候的情况了。现在,传统的工业设计,也就是纯粹外观的设计,已经不适应时代需求了,为企业带来的竞争力也比较弱。企业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觉得单纯外观附加值没有那么大,需要依靠一些原创的力量。梁老师告诉我们,这也是为什么教学提倡可实现性,要有内部的技术、元器件、结构,要跟信电专业、机械专业、化工专业行业的人进行综合性的合作研究开发。除了这个之外,还要强调产品的可推广性,即商业价值。前端市场调研,中端设计研发,后端推广三块需要一个综合部署。

      另一方面,工业设计所有的东西,都和人的生活密切相关。人文、技术、商业整合起来,能够改善人类的生活。有个老师说了一句话,让梁玲琳深以为然:对人最了解的专业,不是医学专业的人,而是学设计专业的人,设计师做的东西渗透到生活中每一个地方去。

      工业设计涉及到各行各业,毕业后的同学向两个方向发展,进入设计公司的同学面对的行业零零总总,会有一个横向视野的拓宽,而进入企业当驻厂设计师的毕业生,则会在特定领域内获得纵深知识。

      浙江省力推的工业设计基地,是整个专业发展的一个大背景,梁玲琳说,希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教学和专业发展都能有一个推进。

      今年,我省落实了2.1亿元的财政扶持资金重点扶持工业设计,推进特色工业设计基地建设。据统计,截至今年一季度,全省12个省级特色工业设计示范基地营业面积共53万平方米,引进入驻工业设计企业456家,工业设计成果转化产值达549亿元,新增各类专利3685件,获得国家级或国际奖项12件。

      2013届毕业的理工工业设计系学生,每个人手上,都有若干个实用新型专利,而理工希望学生毕业后,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个发明专利。

      同时,作为设计师的责任感也从老师传达给学生。比如孔伟杰在毕业设计中选择了横风警报作为课题,希望能够减少因横风而引发的车祸。指导老师鼓励学生们关注公共安全,关注社会环境出现的一些问题,并且以己之力,尽力改善现状。

头条新闻
热门新闻
图片资讯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