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传媒学院有着下沙唯一的动画学院
2013-7-16 17:04:05

浙江传媒学院有着下沙唯一的动画学院,

   学校不希望学生过多接触商业化的东西,

    因而更侧重基础能力的培养,鼓励学生作品偏向艺术性。

      《行雨》和《上山》:毕业答辩会上看了22部动画短片

      文/陈玲英 图/鲁亚克

      2013年5月21日。下沙。

      浙江传媒学院动画学院的一间教室里,优秀毕业答辩(二次答辩)正在举行。

      人头攒动的教室有些闷热,门口挤满了忐忑候场的毕业生,以及拼命往里张望的低年级学生。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教室正中的巨大电子屏上。在长达4个多小时中,那里轮番登场的22部优秀毕业作品,如同夏日里的冰激凌,带来清凉与感动。

      高思远和她的《行雨》:就几分钟,构思了剧情



《行雨》原画

      答辩当天,《行雨》获得了极高的评价,被老师们一致推为最高分。

      而在优酷上,《行雨》点击率在短短几天里就突破了两万。不少人在网络上留言说,这部短片唤醒了他们童年的梦。其中有一条留言说:“看到画面中那些熟悉的场景,想起了儿时斑驳却精美的窗台,还有那群一同玩耍的伙伴蓦然回首,发现儿时早已远离。”

      这部引起广泛共鸣的三分钟动画短片,故事其实很简单:一个女孩因为一场春雨忆起自己童年时候所生活过的江南。画面中,女孩触摸着儿时玩耍时在老墙上留下的信手涂鸦,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儿时的江南,有废弃的石磨子和石板搭的石凳,高耸的马头墙,斑驳的瓦爿墙面,种着葱郁竹子的院子,以及家“标配”的大水缸……但是记忆中的美景早已被眼前的旧宅废墟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所代替。

      “如果我们能许愿,我们想要怎样的生活呢?不妨想象一下,这样一场江南的春雨,大概是唯一没有被快速发展的经济所带走的自然气息了。”短片后半段,女孩抛开伞,展臂立于雨中,享受雨点带来的纯粹与宁静。

      高思远解释说,“我们都渴望回去无忧无虑、本真清澈的童年时候的江南。希望春雨能够洗刷去一切多余的东西,就像冲洗泥沙后留下的珍珠,留下质朴而又美好的江南的一切。”
 
      取名“行雨”,一为降雨的本意,二是暗喻江南如同细水美人。或许每个在青石板路上走过童年的人,心中都有个细腻柔美的江南。宁波姑娘高思远制作短片前,数次回甬城采风,寻找城中尚未被拆除的老底子的江南建筑。“当时是跟着学院的一个项目组走的,项目名称是颂江南,片子的大环境讲的是江南的一切,当时就不想走传统意义上的俗套路线,在踩点之后就有了故事的原始剧情。”

      剧情构思的由来,干脆利落,“也就是几分钟的事。”高思远说,在听了林海的《踏古》曲子后,大致的故事情节就浮现在了脑中。

      “剧情这种东西,只有自己被感动,才能产生一种情绪,才能去感动别人。”

      用高思远自己的话说,《行雨》是用最快的速度和最高的效率,发挥自己最好的能力完成的作品,这是她最引以为豪的。虽然曾经为了这部作品累到胃炎进了医院,虽然现在的工作与动画无关,但年轻时为自己的喜爱全力以赴一次,已足够。“利用自己这两年学的专业基础和技能知识做了人生中第一部动画片,还蛮开心的,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愿望。”

      跟班上大部分同学一样,高思远从小爱看动画片,喜欢涂涂抹抹,长大后开始学习美术,也爱上了新海诚、宫崎骏、新房昭之等大师的作品。正因为有扎实的美术功底,《行雨》从素描类的结构形态透视关系到色彩类的颜色搭配和把握,都比较考究。

      众生相:一切缘于喜爱

      包括《行雨》在内的多部毕业作品最后,都不约而同打出“感谢倪太龙”的字样。

      倪太龙是谁?

      两天后,我见到了本尊。虎头虎脑,双肩包。眼前这个憨厚的小个子男生,却是令学长鲍懋特别佩服的学弟。鲍懋是去年动画学院毕业的优秀生。他的毕业作品《被单骑士》如今已成为动画学院毕业作品的一个标杆,至今无人超越。就在今年五月份,他还入围了2013年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答辩这天,鲍懋应系主任柳执一老师的邀请回母校观摩学弟妹的毕业作品。他说,“倪太龙的实力真的很强很强,只是太可惜,他在动画学院只学习了两年(倪为专升本学生,3+2学制),如果待更长时间,肯定会出更好的作品。”

       倪太龙的作品是《上山》,一部富有禅意的作品,基本上是他一个人独立完成。

      “两年前一起画画的时候,就想做禅意的东西,‘上山’两个字笔画很简单,一横一竖,当时就定了这个题目,然后根据这两个字构思一个故事出来。我想到用非常简单朴素的语调去说故事,用了一个和尚在举棋不定的瞬间,闭上眼睛之后,他的思维进入一种上山的过程,等到他梦醒的时候,发现这个过程是发生在竹子断开的瞬间。就是把一个小的时间点放大。”

      这个平时喜欢阅读禅宗方面书籍,喜欢铃木俊隆、川尻善昭的少年,对动画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他说,“动画片以后会越来越多元化,现在3D技术发展很快,已经可以模拟现实中的东西,那么二维动画剩下的优势就是艺术风格,和思想层面的东西,它可能慢慢会走一条路,成为动态艺术进入画廊。”

      已经在设计公司上班的倪太龙,立志将制作独立短片作为业余爱好,闲暇时也会制作一些短片放到网上去,“自己做着玩”。空余时间里,倪太龙还乐于在同学的毕业作品中客串,帮忙后期制作。得益于专科影视广告专业的学习,倪太龙的后期制作技术在班里尤其受欢迎。

      现在,包括高思远、倪太龙等在内的学生大部分都已找好工作。但徐晨天却忙于收拾行囊赴法国深造。

      徐晨天,班里海拔最高的学生。在指导老师看来,徐晨天的毕业作品《赶集》颇有鲜明的政治意味,将被送至日本新宿参赛。但是,在徐晨天自己看来,这部只花了一两个月做出来的作品,还有很多不足。他说,这是个实验,带着抛砖引玉的心态制作而成,“想看看大家的反映”。据他介绍,作品借鉴了自己最喜爱的《疯狂约会美丽都》这部动画长片,虽然画功还好,隐喻也做得不错,但是软件制作方面还是有所欠缺。

      这个被导师定义为“大热天穿长袖还不爱理发”的怪才的山东男孩,笑容温和,眼神清澈,对法国先锋系动画有着执着的喜爱

      或许,法国就是他的麦加。


        方思远、倪太龙团                                                          徐晨天和他的团队

      动画学院:培养多面体人才

      在下沙,拥有动画学院的高校,仅此一家。

      浙江传媒学院动画学院成立于2007年,其前身是影视动画学院。学院现设有数字媒体艺术系、动画系2个系,拥有5个动画实验室,1个国家动画教学研究基地以及省级重点专业动画本科专业省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动画与数字技术实验教学示范中心。现有数字媒体艺术、动画、动画3+2三个本科专业。

      事实上,动画专业于2001年就已创立,并于同年开始招收专科生。2004年,动画专业升格为四年制本科,正式招收本科生,并被列为为省级重点专业。2007年,国家动画教学研究基地落户于动画学院,利用这一平台,校方与国内外动漫龙头企业合作,形成开放式的下沙大学城学生动漫实践基地。

      在“中国动漫之都”杭州,动漫产业已基本形成了一条动漫研发、创意和制作、产品加工、商业运营和衍生产品开发的上中下游产业链,开始进入产业化、集约化、规模花发展之路。作为杭城动漫人才的摇篮之一的浙江传媒学院,对于人才的培养也有了新的思考与谋略。

      “简单来说,我们现在的策略是二维动画不能丢,三维动画要跟上。明年我们会成立数字动画专业,齐头并进攻三维。”

      去年,动画学院专门开设了形态构成语言和镜头动态语言等课程,这些是全国院校中还是首例。柳执一告诉我们,现在的公司更看中基础好的学生,反而不希望学生过多接触商业化的东西,因而学校更侧重对学生基础能力的培养,鼓励学生作品更偏向艺术性。

      除了课程创新,动画专业在2009年开始实行“毕业设计+设计报告”取代传统的“毕业论文”形式。此后,优秀毕业设计的数量逐年增加。答辩之前,就有多部毕业设计作品获得了国内各级各类学科竞赛的奖项。

      答辩结束后,高思远、倪太龙、徐晨天等学生,早早被柳执一预约为动画学院明年毕业答辩的观察员。

      或许,三五年后,如柳执一预测的,动画行业将会出现井喷现象,到时你可能会在其中看到高思远、倪太龙、徐晨天等等同学的名字。

      【链接】:

      动画制作是一项非常繁琐而吃重的工作,分工极为细致。通常分为前期制作、中期制作、后期制作等。前期制作又包括了企划、作品设定、资金募集等;中期制作包括了分镜、原画、中间画、动画、上色、背景作画、摄影、配音、录音等;后期制作包括剪接、特效、字幕、合成、试映等。如今的动画,计算机的加入使动画的制作变简单了,所以网上有好多的人用FLASH做一些短小的动画。而对于不同的人,动画的创作过程和方法可能有所不同,但其基本规律是一致的。传统动画的制作过程可以分为总体规划、设计制作、具体创作和拍摄制作四个阶段。

头条新闻
热门新闻
图片资讯
相关新闻